<tt id="eiwys"><xmp id="eiwys"><small id="eiwys"><li id="eiwys"></li></small><small id="eiwys"><td id="eiwys"></td></small>
  • <td id="eiwys"></td>
  • <small id="eiwys"><button id="eiwys"></button></small>
  • <small id="eiwys"></small>
  • <td id="eiwys"><td id="eiwys"></td></td><td id="eiwys"><li id="eiwys"></li></td>
    中國專業當代藝術資訊平臺
    搜索

    藝術評論 | 2023成都雙年展:攬勝藝術 競技文明

    來源:99藝術網 作者:章文姬 2023-07-20

    7月16日, “時間引力——2023成都雙年展”在成都市美術館盛大啟幕,來自22個國家及地區的235位藝術家,476件全類別藝術作品,徐冰、周春芽、大衛·霍克尼(David Hockney)等海內外頂尖藝術家參展,24個平行展遍布全城。為期近5個月的超長展期于17日面向公眾免費開放,伴隨著第31屆世界大學生夏季運動會在蓉舉辦,成都這場頂級的藝術盛會正在吸引著世界的目光。

    “時間引力——2023成都雙年展” 展覽現場 圖片來源:成都市美術館

    悠游攬勝:時間的巡游

    什么是時間的萬有引力?雖經歲月洗磨,卻仍不能稍為之改的美學范式。每一個城市都應當擁有它獨特的美學,但并不是每一種美學都能與時空同游,成就其不朽。成都,作為中國最具活力的西南美學都會,千年來呈現出的創造性,將廟堂與大眾、古典與未來、私人與公共融為一體。

    美的悠游與攬勝是成都人日常生活的核心,它在時空中不斷地演進,達到極致的閑適。在波瑞奧德的定義中,一種特殊的未來主義美學(他賦予“關系美學”之名)意味著在時間中展開的旅程。在西方當代,美學的時間性終于壓倒了空間性。從波洛克用油漆桶在晃動和行走中完成他的潑賤畫后,紐約的藝術世界就意識到,一個新的,從東方禪宗租用的概念闖入了當代藝術——行動繪畫。一種與時間、與生活世界的覺知有關的藝術,將突破西方古典藝術所訂立的理性空間法則。

    “時間引力——2023成都雙年展” 展覽現場 圖片來源:成都市美術館

    成都這座城市千年以來的場所精神恰恰可以作為這場革命的催化劑。成都人對游覽的鄭重其事使這座城市更像一個擁有千年歷史的人文主義樂園,大眾的想象、坊間的雜談、非功利的閑適籠罩在濕滑的古蜀道中悠游的遠道來者。成都,作為中國社會的人文主義官能,表明了一種東方的美學態度:它的悠然自得與內在和諧,絕不放過生活中每一個瞬時趣味的藝術態度,不斷地從細節上推敲至于極致的閑適。一個蓋碗中應當安放的茶湯與藥材,竹靠椅宜躺宜坐的型制,變臉出場的時機與次序,大眾文化的嬉笑怒罵,一切尋常里巷的人間奇遇,都構成了這個迷人的“總體藝術之都”(Capital of Total Art)的方方面面。

    每一個進入成都的人都感到自己進入了一個不斷演進的、無限綿延的樂園。一位清代詩人以毋庸置疑的口吻寫道:“形勝古今稱樂國,年年春色為人留。”在東方傳統中,悠游、攬勝既是藝術家紛呈競技的場所,也是普羅大眾濟濟一堂的巡游。即使是寒食與清明這樣的莊重、蕭瑟的傳統,最終都被大眾的眼睛轉化為熱鬧非凡的節日,陶醉的儀式、沉浸的游園使每一個人都能夠妥善的安放他的心靈。

    “時間引力——2023成都雙年展” 展覽現場  圖片來源:成都市美術館

    與之相可比擬的是古希臘的競技,即將與成都雙年展同時展開的大運會,正是源自于古希臘的這種經典范式:將競爭轉化為一種狂歡的游戲。古希臘的英雄們從希臘各城邦遠道而來,隆重地參與體育競賽,為匹配這場盛大的追逐游戲,劇場、工坊、神廟、音樂、詩歌、演說、陶瓷、雕塑、繪畫交相輝映,人文藝術與競技體育在歷史中不斷激蕩。 成都第31屆世界大學生運動會以地球村的氣象、規模再現了這一盛景,與古希臘不同的是,成都的東方視野“成都成就夢想”(Chengdu Makes Dreams Come True)決意豐富兩千五百年來這場盛會的底蘊。

    在西方,體育意味著對人類進行嚴肅的身體訓練,增強它的機能從而追求卓越。在東方,體育則被視為是身體與精神的完美平衡、更強大的內在循環。這個迥異于西方的視野背后是成都世界大學生運動會與成都雙年展合乎韻腳的協奏曲——精神與身體的平衡展開,在運動中感悟美,在美的韻律中不斷行動,它們在展開時必然伴隨著高度的和諧。

    “時間引力——2023成都雙年展” 展覽現場 圖片來源:成都市美術館

    波洛克及他的評論者意識到,行動繪畫正如行禪。美學的奧林匹克中,無論坐臥行走,都被視為是一種全身心投入的生命之韻(他的成熟系列名為“秋韻”)。中國的卷軸與書法,天然的作為移動觀看與行動之禪。行動的繪畫背后是美學的時間性與循環性,這意味著觀看者不是去私藏一個物品,而是去經歷一段富于韻腳的旅程。正如16世紀歐洲的貴族青年渴望壯游(Grand Tour),去意大利追隨佛羅倫薩,羅馬的往昔榮光,由此增進他的和諧、理性與崇高的情感。而去坎特伯雷朝圣,則對于英國市民來說是歡天喜地的,足以喚起他們的歸家的虔誠。這種稀缺的回歸式的游覽是可貴和鄭重其事的。這樣的旅程,卻并非人人都能有機會擁有,因此總被作為津津樂道的話題,成為艷羨的經歷。

    直到威尼斯雙年展,藝術與文化被沉浸式安放在運河的四畔,而邀請觀看者居住其中,這才實現了西人游歷在如畫的城市中的理想。明代四川翰林楊慎曰:群峰朝閣下,雨晴濃淡,倚欄人在畫圖中。在中國山水的世界里,“可行”“可望”“可游”“可居”在宋代已被視為高尚的美學理想。同時,它又最早地呈現了它格外親切的、普適的特質。每一個人都能將美學以理趣的形式融于生活中,正如清明上河圖的市民生活所呈現的那樣——他們不是在追求美,而是他們已經生活在美的和諧之中了。他們已經確保了自己被心靈的故鄉所庇佑。

    展望  《有限╱無限1#》  不銹鋼,610 cm × 205 cm × 210 cm,2021  2023年成都雙年展 展覽現場

    成都雙年展承擔著這樣超越性的社會歷史責任:為全球化的世界提供東方式的心靈之都,為世界歷史提供悠游、攬勝的美學時間,使它能夠再次召喚人文主義的嘉年華。藝術家展望在《有限/無限1#》中以寓言式的作品闡述了東方心靈的明日圖景:蘇式園林面前的不銹鋼雕塑以一種未來主義的激進姿態將古老承載于它的信息之流中。透過不銹鋼光滑的鏡像,古老與創新,昨日與未來濟濟一堂。這個作品在雕塑內部制造了一個圖像樂園,它擁有一個曲折離奇的東方奇觀,與它深刻、閑適的古老傳統相連接。

    廣廈:美學教育與公共孵化

    上元二年(761)的春天,杜甫求親告友,在成都浣花溪邊蓋起了一座茅屋。當茅屋為秋風所破時,他發出了理想主義的呼喚:“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在杜甫的理想中,每一個個體的精神世界都值得庇佑。

    這個理想在一千二百多年后成為了現實。成都雙年展以數萬平米展館,24個平行展的規模,覆蓋全城的公共空間,為全球藝術家提供了體量巨大的孵化器。其規模在全球文創世界中首屈一指。許多人可能沒有意識到這也許不僅僅是改變歷史,而是歷史本身——為紀念美洲被發現400年,哥倫比亞世博會第一次為美國帶來白晝城和電氣化。在許多年后,人們才意識到,這些博覽會上千姿百態的發明竟然成為他伴隨一生的日用器物。

    “時間引力——2023成都雙年展” 展覽現場  圖片來源:成都市美術館

    美的教育的公共性(成教化、助人倫)因此也就呼之欲出了。與物理性的電燈一樣,我們的心靈也需要文化之光的照明。成都雙年展天然肩負著為心靈創造“白晝城”的使命,這也就意味著,人人都應當接受美學的滋養,正如以燈光照明黑暗那樣。蔡元培的 “美育論”探討了這種照亮對于社會文化的緊迫性,這位國立藝專的創立者認為,美育擁有兩個最為重大的價值:美的普遍性及美的超越性。就普遍性而言,人人得以感受美,因此能夠體悟我與社會交融,我與社會文明本為一個整體的共榮。就其超越性而言,美卻又毫無功利性,足以崇高心靈,使公民能夠從熏陶中得以升華,獲得利他主義的情感。

    尹秀珍 《輪籠》 鋼、鐵、穿過的衣物、不銹鋼日用品、剎車設備 330 cm × 260 cm × 870 cm,2022 2023年成都雙年展 展覽現場

    無功利性的、利他主義的崇高,它的入口恰恰在于審美的驚奇。柏拉圖的《泰阿泰德》(Theaetetus)指出,哲學始于驚訝。美育的公共啟蒙著眼于使大眾產生驚訝,并從驚訝中獲得洞察和教益。尹秀珍在此次雙年展中帶來綜合材料作品《輪籠》即提供了絕佳的展示——它由鋼鐵、穿過的衣物、不銹鋼日用品和剎車設備構成。作品中的兩個巨大旋轉籠子可以自由旋轉,觀眾進入后無法控制轉動的速度和方向。停下來則需要外部力量的協助。藝術家探索這種力量的變化和相互作用。觀眾在她所開啟的日常生活材料中游玩,在驚訝和趣味中感受到時空的穿透、錯位和延展、社會交互、人際結構等微妙而豐富的關系美學主題。藝術家以作品的高度公共參與性提示我們,理想的美育正是建立在公共娛樂與活動的基礎上,在人類全部身心感官的協同投入中實現的。

    “時間引力——2023成都雙年展” 展覽現場 圖片來源:成都市美術館

    早期中國的美育探索者,包括蔡元培、沈從文等數代人,都不約而同地強調公共環境對微觀個體的重要性。美學是通過公共孵化轉化成為個體體驗的,在這種轉化中,個體體驗匯聚、滲透、轉換,像滴漏咖啡一樣被萃取,收集,最后成為流動的黃金。反之,個體體驗的顯化,又進一步推動了公共環境的美化。成都雙年展,既是這樣的美學實踐的原因,同時也是它的結果,宣告了成都在文化創新領域已經處于世界競爭力排行的前列。

    偉大藝術家的敘事背后,是充分的美學教育,以及充分的創造性競爭。佛羅倫薩不是一日建成的,也并不是達芬奇、米開朗基羅和拉斐爾的三國演義。它是由多納泰羅、安吉利科、吉蘭達約、韋羅基奧、布魯內萊斯基、吉爾貝蒂等無數中流砥柱,由無可估量的一代人生活方式的總和所構成的。東方的藝術雙年展并不是對雙年展的來源地(西方雙年展)的簡單重復,而是擁有截然不同的內核。成都雙年展正在探索呈現東方特殊的雙年展范式,公眾美育,在美學中悠游,在歷史中巡回,構成了成都范式的主要線索。

    隋建國 《虛空現形——每一個人都是在場者》 3D 雕刻聚苯乙烯 900 cm × 650 cm × 700 cm,2023, 2023年成都雙年展 展覽現場

    隋建國的3D雕刻聚苯乙烯《虛空現形——每一個人都是在場者》進一步擴展了他的手捏之泥的肌理特效,我們看到代表人類個體基因的指紋在現代科技中被驚人的放大。這是一曲對個體生命的贊歌,但并非僅僅是自我,而是美育的全體對象?;萏芈诓萑~集中寫到:“我贊美我自己,歌唱我自己。我所承擔的一切你也得承擔起來,因為屬于我的每一個原子都同樣屬于你。”(“自我之歌”,《草葉集》)與其說他在歌頌自我,不如說他在歌頌作為集體中的人之尊嚴與職責——這正是隋建國在他的雙年展作品中指涉的:我們都是在場者,我們都承載著這座城市,這個文明的美學復興與社會責任,進一步,我們(每一個華夏的公民)也肩負著在全球化的世界中進行文明溝通的歷史使命。

    “時間引力——2023成都雙年展” 展覽現場 圖片來源:成都市美術館

    成都雙年展為這座城市與世界中每一個個體無差別地提供了思想與物質中的東方廣廈,它所激活的美學空間與歷史轉折,并不是對瓦薩里意義上的“大師與他們的傳奇故事”的重復,而是向深處不可見的有溫度與厚度的微小個體相鏈接。大師創造了藝術,但普羅大眾卻激活藝術史。成都雙年展,為我們展示了知名藝術家是如何在這樣普適性的盛會中淡化個人符號,從而與每一個有態度的無名個體之間構成美學對話的——這是屬于成都這座城市的生命之韻。

    相關新聞


    2012在线黄色直播网站_人妻丰满熟妇Aⅴ无码91_国产亚洲av免费网站_无码中文亚洲av
    <tt id="eiwys"><xmp id="eiwys"><small id="eiwys"><li id="eiwys"></li></small><small id="eiwys"><td id="eiwys"></td></small>
  • <td id="eiwys"></td>
  • <small id="eiwys"><button id="eiwys"></button></small>
  • <small id="eiwys"></small>
  • <td id="eiwys"><td id="eiwys"></td></td><td id="eiwys"><li id="eiwys"></li></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