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eiwys"><xmp id="eiwys"><small id="eiwys"><li id="eiwys"></li></small><small id="eiwys"><td id="eiwys"></td></small>
  • <td id="eiwys"></td>
  • <small id="eiwys"><button id="eiwys"></button></small>
  • <small id="eiwys"></small>
  • <td id="eiwys"><td id="eiwys"></td></td><td id="eiwys"><li id="eiwys"></li></td>
    中國專業當代藝術資訊平臺
    搜索

    美術館專題 | 和美術館運營與管理的變革之路

    來源:99藝術網 作者: 王姝 2023-07-24

    時間回到2020年,彼時國內疫情剛進入反反復復的常態化防控階段,還沒摸透環境規律的藝術圈,大部分的展覽、活動、項目的開展都還處在不確定中。

    即便如此,從2014年舉行奠基儀式,經歷數年建設的和美術館在這年10月,正式試運營并向公眾開放。開幕展“世間風物——和美術館啟動展”由兩部分構成:一是“和美術館”的藏品展,包括“風會之變——中國近現代美術作品展”和“西風漸,東風起——當代藝術作品展”;另一個是主題展,包括“經驗萬物”、“‘惟’物質發展主義”、“人間食堂”三個單元。觀眾的熱情打消了疫情期間開館是否合時宜的疑慮——展覽當天吸引了大量觀眾,距開館時間還有2小時,參觀者就已經開始排隊,其中不乏從別的城市和地區特意前來的觀眾。

    和美術館

    廣東佛山順德,這片土壤承載了一片工業強區,但藝術生態卻相對貧瘠。沒有選擇在北上廣深扎堆,而選擇在這個區域建設美術館,在當下的環境中,本就是一個現象級和值得討論的事件。“和美術館”的建館起源于順德當地的一個藝術品收藏家族。創始人一方面在用藝術反哺生養之地的同時,也在借助地處粵港澳大灣區核心區域的優勢,在本土與世界之間建立傳播的樞紐,突破傳統的藩籬,為觀眾提供更多元化的選擇與想象的空間。

    2020年10月1日和美術館試運營首日排隊入館的觀眾

    安藤忠雄將和美術館空間打造成一個光影奇跡。這件建筑本身即為藝術品,在春夏秋冬的每一天,記錄著時光流轉間的光之藝術。

    和美術館館內的光影變化

    自開館以來,貝納·維內、朱利安·奧培、李津、張恩利、羅尼·霍恩……和美術館的幾乎每個展覽都代表了國內和國際當代藝術的高水準。在國內民營美術館生存環境并不容易的當下,和美術館是如何立足本地,連接國際的?在美術館的運營和管理上,是如何將西方的管理經驗與本地實際情況相結合的?又是如何帶動當地美育和藝術生態的建設的?我們帶著這些問題采訪了和美術館執行館長邵舒,聽聽他對當下美術館建設、和美術館展覽定位等的看法。

    邵舒 和美術館執行館長

    邵舒 和美術館執行館長

    Q:
    自2020年10月開館以來,和美術館始終堅持的定位和方向是什么?

    邵舒:收藏是基礎,以收藏服務展覽、以展覽完善收藏,二者在互補中強化美術館的定位,最終為的是普及和傳播文化藝術多元不定的形式與觀念。

    Q:
    和美術館對于選擇、策劃呈現哪些藝術家的作品展,有著什么樣的傾向和標準?

    邵舒:從內容上,和美術館展覽主要與兩個板塊相關:與收藏研究梳理相關,與藝術家個案或區域特色相關。其中,與收藏相關比較好理解,從館藏出發,進行個案研究或史論梳理,并與其他風格、流派、團體等進行比較,甚至跨國界,跨時空對話,例如《“盡精微,致廣大”——徐悲鴻臨摹倫勃朗作品修復研究展》是針對館藏《婦人倚窗像》(1922),從人文與科學交織的角度,探討作品及其所處時代背景的關系;《肉食者不鄙——李津順德行》則將當代藝術家李津游歷之時所作山水、風物、肉食,比興近代以來的繪畫傳統。

    與藝術家個案相關的板塊,美術館會集中對成熟藝術家進行回顧或階段性梳理,比如《非夢 亦夢》是關于羅尼·霍恩(Roni Horn)的一次亞洲大型回顧展;《肖像》是對張恩利近期抽象創作的首次完整的梳理與呈現。同時,和美術館作為一座年輕的美術館,我們希望與年輕的藝術家共同成長。年輕的藝術家有更多的可能性,而且一定要為中國年輕的藝術家創造更多的機會。當然海外的我們要做,但是更重要的是做中國本土的藝術。例如《穹頂與刻度》是青年藝術家倪有魚的一次大型個展,《ON | OFF 回到未來》集中展示了二十七位中國年輕藝術家的當代觀念與實踐。

    從形式上,美術館弧形展廳的設計非常獨特,所以在選擇展覽和藝術家的時候,需要參展作品、參展藝術家能與空間產生對話關系,很多人覺得這些非標準展廳不好用,但是我真心認為這是安藤忠雄送給和美術館的大禮包,每一次展覽我們都必須為每一位藝術家,每一件作品度身設計展墻和展廳,觀眾每一次來都會發現和美術館同以前又不一樣了。

    “李津:肉食者不鄙”展覽現場  2022.12.31 - 2023.03.31

    “張恩利:肖像”個展作品《柱子》展覽現場  2023.02.17-2023.05.14

    Q:
    自開館以來,和美術館在大眾美育的普及和提升方面所做的工作,具有哪些成效?在公共教育方面,和美術館做過哪些比較有影響力的活動?

    邵舒:美術館的社區性質、公共性質從上個世紀就開始講了,其重要性不消多說。近些年中國的美術館越來越在這方面下功夫,從動因上來講,很大程度上也是因為更多美術館在新一線、二線甚至更小的城市中落腳,包括我們就屬于這樣的情況。對于這些美術館來說,盡管國際性仍是需要考慮的,但如何在當地生存下來,如何培養本地觀眾的觀展興趣,觀眾對于當代藝術的接受度,讓本地觀眾認識、學習、理解當代藝術是更為關鍵的事。

    同時本地文化的獨特性也仍是亟待發現與研究的資源。因此,美術館在一直通過持續性地開展與展覽主題、在地屬性貼合的公共活動,讓觀眾參與進來。比如去年與廣美附中AIP創新藝術高中合作共創展覽,從藝術教育的角度出發,助力廣東省非物質文化遺產持續保持“活態性”。項目分別對大良魚燈、龍舟說唱、八音鑼鼓三大順德非遺項目進行研究,記錄和展示了學生們的創作過程與成果,探索解讀傳統文化并延續其文化生命力的可能性。

    “[yuè]非定義:HEM見地藝術共創展覽”展覽現場  本次展覽是由HEM見地攜手廣美附中AIP創新藝術高中進行的一次館校合作,參展人為廣美附中AIP創新藝術高中G10學生  2022.07.26 - 08.07

    Q:
    在社交媒體上,和美術館是當下年輕人的打卡圣地,您如何看待當下美術館與大眾之間的關系?與之前相比,是不是發生了一些改變?

    邵舒:美術館希望在提供優質內容的同時,盡量考慮觀眾的接受度。你也可以看到,我們現在的展覽相對視覺性比較強,對于展品的解釋也會比較通俗。我希望我們在保證專業度的同時,讓更多的普通觀眾、讓我們的下一代走進美術館。

    Q:
    在您看來,廣州、佛山地區的當代藝術生態有著怎樣的獨特性?和美術館除了關注國內外重要藝術家的創作以外,是否也關注和支持本地藝術家的創作?

    邵舒:2019年,和藝術專項基金與和美術館一起資助了四位中國青年藝術家創作作品,并在威尼斯雙年展—中國國家館展出。戰略性的跨國機構合作一方面助力我國當代青年藝術家走向國際舞臺,另一方面將優秀的國際藝術作品引入順德本地展出,有助于提升公共藝術的氛圍。

    其中一個計劃是與Museum 2050團隊合作,在順德舉辦“Museum 2050 X HEM”研討會。研討會旨在創建一個從本土角度研究中國文化機構未來關鍵問題的平臺,也為來自全國各地的年輕人聚在一起交談、分享想法、創造一個充滿活力的美術館社群提供資源。

    除此以外,今年我們與「JAC吉本崗藝術中心」打造“山海見地——藝術家駐留計劃”,邀約兩位廣東籍藝術家陳英杰與陳粉丸前往拉薩,進行八天駐留,最終創作于吉本崗藝術中心呈現。這兩位生長于嶺南地區、成熟于多變的全球化環境中的藝術家以藝術創作介入西藏的公共空間,他們均擅長以自身實踐挑戰、融合、拼接公共生活與歷史記憶中的間隙。

    美術館 2050 創始人 (左起) 譚驪與程天頤  開幕致辭 © HEM  2020.12.05 -06

    #喀瓦堅手工藏毯廠(上) #彩泉福利民族手工藝研發中心(中) 兩位廣東籍藝術家陳英杰與陳粉丸前往拉薩,進行八天駐留 2023.04.06 - 16

    Q:
    和美術館的人員構成是怎樣的?是否會像當下新開館的一些美術館那樣,聘用更多國外藝術管理學畢業的人才?

    邵舒:如今和美術館不再有設立傳統的展覽執行、媒體宣傳、公共教育、市場推廣和學術出版等部門,而是由十余人組成的——內容生產與對外合作兩大模塊。將凡是與內容生產相關的,無論是展覽、公教、修復、研究、出版、設計、影像制作等都合并到內容生產模塊,另一模塊只要想辦法怎么讓美術館活下去。

    Q:
    您如何看待國外美術館運營管理經驗搬到中國后是否會有水土不服的問題?您覺得對于一座身處中國環境中的現代美術館,什么樣的管理方法是有效的?

    邵舒:三年來,我們按照傳統的管理模式、參照業內的運作模式、參照企業的管理方法都試過一遍,幾乎每年都對這個架構作調整。以我們為例,照搬海外的運營模式、管理模式死路一條;遵循行業內的一貫做法很難突圍;照著我們過去三年的老路也沒有希望。必須進行全方位的變革。 我們現在不再設立傳統的美術館部門,而是設立三大模塊:內容生產、市場營銷、場館運營。我們拋棄了過往所有的做法,來嘗試新的模式,我們也不知道正確與否,但不試試你怎么知道不對呢?

    上:“羅尼·霍恩:非夢 亦夢”展覽現場,“雙·水”系列,© Roni Horn.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Hauser & Wirth. Photo by JJYPHOTO; 下:“超越:安藤忠雄的藝術人生”展覽現場. Photo by 劉相利.

    Q:
    收藏是美術館的重要職能,請您談談和美術館的收藏工作是如何開展的?

    邵舒:家族收藏脈絡關注從廣東(沿海)的文化藝術思潮到國際視野下的當代藝術進程,主要可大致劃分為三條脈絡:中國近現代藝術、中國當代藝術和國外現當代藝術。由于美術館創始家族的地緣性,和美術館十分重視對地域藝術文化的推廣,希望借助粵港澳大灣區的地理優勢,在本土與世界之間建立傳播的樞紐,讓藝術更好地融入當地社區的同時,能夠憑借自身的獨特性在國際發聲。隨著收藏脈絡的梳理遞進,將“嶺南”文化的概念擴大至對廣東(沿海)藝術思潮的發展及現象的關注。

    因此,國外當代藝術作品也是我們收藏的一大板塊。我們希望成為一個根植本地,又放眼世界的美術館。 此外,委任作品是和美術館館藏的重要部分,由此藏品能與美術館以及當地文化產生關聯。

    左:《九如圖》,齊白石,紙本水墨,47 × 33.5 cm ,1941,和美術館藏;  右:《水族群樂》,齊白石,紙本水墨,103.2 × 34.3 cm,1947,和美術館藏

    安尼施 · 卡普爾《閃光》  玻璃纖維和漆,255 × 255 × 43.5 cm,2018 和美術館藏

    Q:
    除了展覽、收藏和公共教育,和美術館的日常研究工作包含了哪些方面?是如何開展的?

    邵舒:我們知道,當代藝術在今天已經變成一個完全跨學科、跨媒介的項目,而美術館本身也不能簡單歸類為“展覽中心/館”,它需要有文化研究的基礎和能力,需要批判的、系統的、深入的思考。因此在認識論與方法論上,民營非營利美術館需要在敘事構建、研究方法、研究對象上展現出多元化,探究藝術的不同視野;內容上,我們堅持獨立自主的策展研究體系。

    《倪有魚: 穹頂與刻度》展覽現場  2022.08.27 - 2023.02.05

    Q:
    當下,全國范圍內出現了越來越多的新的民營美術館,在您看來,民營美術館在營運、管理和發展上,亟待解決的問題和困境有哪些?

    邵舒:過去的三年充滿動蕩和挑戰,整個行業受到巨大的沖擊,許多民營美術館都面對預算縮減、觀展興趣退潮、對外合作流失等多重壓力。在后疫情時代,我們應該重新思考一些曾經被擱置,被忽視的問題:例如,民營美術館在現有稅制基礎和管理體系下如何自我維系?自我造血的尺度可以放大到多少?邊界在哪里?固有的美術館運營模式在今天是否仍然可行?

    相關新聞


    2012在线黄色直播网站_人妻丰满熟妇Aⅴ无码91_国产亚洲av免费网站_无码中文亚洲av
    <tt id="eiwys"><xmp id="eiwys"><small id="eiwys"><li id="eiwys"></li></small><small id="eiwys"><td id="eiwys"></td></small>
  • <td id="eiwys"></td>
  • <small id="eiwys"><button id="eiwys"></button></small>
  • <small id="eiwys"></small>
  • <td id="eiwys"><td id="eiwys"></td></td><td id="eiwys"><li id="eiwys"></li></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