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eiwys"><xmp id="eiwys"><small id="eiwys"><li id="eiwys"></li></small><small id="eiwys"><td id="eiwys"></td></small>
  • <td id="eiwys"></td>
  • <small id="eiwys"><button id="eiwys"></button></small>
  • <small id="eiwys"></small>
  • <td id="eiwys"><td id="eiwys"></td></td><td id="eiwys"><li id="eiwys"></li></td>
    中國專業當代藝術資訊平臺
    搜索

    “云雕塑”與“云科技”

    來源:99藝術網 作者:郝科 2023-07-31

    在數字網絡技術日新月異的今天,雕塑的藝術表現力也不僅僅單純局限在對于新材料的探索和使用上,正如隋建國在打造“云雕塑”平臺時所寫到的:“基于肉身經驗與雕塑的視野,關注從三維空間出發的雕塑、裝置、行為、事件等相關的藝術家、展覽與事件的發生和討論,搭建時間、空間、自然、社會、物質、技術等面向歷史與未來的新藝術。”

    在此前松美術館“云雕塑”展覽的“智能、技術生態與體驗”版塊中,策展人蘇磊寫到:“(本部分)關注的科技藝術的交叉方向,更接近于一種在技術美學、互動性與認知體驗之間跨界領域。”

    一邊是以開放的視野關注更多表現與精神可能性的“云雕塑”平臺,一邊是以想象力在技術交互與知自我體驗重建的過程中生長著的“云科技”,二者之間有著怎樣的關系?雕塑與科技的相互滲透與影響又會生發出哪些新的可能性?

    Q:

    您在“云雕塑”概念中多次提到“基于肉身經驗”的概念,您如何看待“肉身經驗”和雕塑之間的關系?

    隋建國:之前因為疫情原因,大家都在家里進行網上溝通,線下活動基本被完全清零,更多的公眾號和個人媒體也開始隨之興起。我們基金會內部商議后決定,對”云雕塑“進行注冊并作為一個線上的專業媒體開始運作。當時也確定了“云雕塑”的基本規則:理念是基于肉身經驗與雕塑的視野,關注從三維空間出發的雕塑、裝置、行為、事件等相關的藝術家、展覽與事件的發生和討論,搭建時間、空間、自然、社會、物質、技術等面向歷史與未來的新藝術。并且“云”本身就是沒有限制的、不斷變化的形象,我們也希望“云雕塑”能夠以更包容的心態面向未來。

    這里我重點談一下“基于肉身經驗”的概念,因為自上世紀70年代觀念藝術出現之后,所有藝術家在進行與物質媒介相關的藝術創作時,都不得不面對著同一個問題“你有什么理由繼續做基于物質形式的藝術作品?”。之后,在上世紀90年代觀念藝術傳入中國,也為中國當代藝術插上了觀念的翅膀,換句話說就是我們今天的藝術創作都是在觀念藝術的大背景下來進行的。

    隋建國 云中花園/40個瞬間

    在今天,當我們談論“肉身”的時候,往往會把它與意識、精神和思想等對立起來看待,好像肉身只是一個承載著思想意識的容器。而“基于肉身經驗”的理念首先是要超越這樣一種說法。人基于肉身而存在,意識、精神和思想等都是肉身的功能與作用。肉身的雙重性即它既是我們自己,同時又屬于我們之外的世界,所以我們能夠感知外界同時也意識到自己處于他人和世界的交互感知之中。藝術就是建立在對于這種相互關系的理解之上。處于世界之中的肉身本身就是體驗著的同時也是表達著的肉身。體驗即肉身,表達即肉身,所以肉身即觀念,感覺即思想。

    Q:

    在“智能、技術生態與體驗”版塊中,幾個關鍵詞指向很多元,您如何看待“智能”、“技術”和“生態”等問題?以及它們之間的關系?

    蘇磊:當我們討論今天所處的時代境遇時,也是在討論今天的時代與過去時代的差異。今天我們面對的是一個由互聯網構成的生態環境,人們隨時購物、隨時貸款、隨時交流;它構建了一個徹底的、自動運行的資本主義系統,一個24小時不間斷運行的商業系統。而AI技術的出現,讓這個技術性生態系統增加了交互和反饋的功能。 

    蘇磊策展單元“智能、技術生態與體驗”展覽現場©?松美術館

    技術源于市場,和市場一樣,是一個不斷膨脹的擴張系統。AI加速了它向整個社會的擴散,可以主動地尋找, 并把個體吸納進去。在人接入到這個系統中,閱讀、感受和體驗信息的過程中,就和系統建立起一種交流模式。那么這個時候,我們和系統將會發生怎樣的變化?

    這種動態的智能技術環境,會導致新的場景,新的造型形式出現。也許會在技術美學、互動性和體驗之間出現一種“潤滑劑”,產生一個模糊的區域,出現一種新型的關系和適應機制。新的系統正在出現,而藝術家處于系統的不同位置,他們所觸及的問題也許正是“當代性”的一部分。一切還在發生之中,還是未知,交流模式將如何演變也都是不確定的,很難用一個現有的理論或概念去界定。所以,我用“智能”、“技術生態”和“體驗”3個關鍵詞并列的方式作為題目,是希望客觀呈現我們嘗試討論的方向和問題。   

    蘇磊策展單元“智能、技術生態與體驗”展覽現場©?松美術館

    Q:

    請談談“云雕塑”展覽中展出的作品?

    沈凌昊:本次展覽的作品“光的漣漪:河流、雨水與時間”是我在去年疫情封控期間完成的創作,當時身體的限制與工作空間的收縮,讓我重新思考創作與我們的關系,也開始嘗試在比較小的架上作品的尺幅中討論光與空間的邊界,這個系列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完成的。

    沈凌昊 光的漣漪:河流、雨水與時間 2022|光敏媒介繪畫(亞克力、光敏樹脂媒介、透明樹脂、噴漆、絲網版畫、植物)|60cm x 60cm x 10cm  x3聯幅©?藝術家 / 松美術館

    這件作品延續了我對于光、攝影與繪畫的創作脈絡,呈現不同時間、空間狀態下的漣漪形態,作品使用物影攝影、天然礦物質和夜光礦物質原石相結合的方式來創作。特殊工藝調配的感光材料讓這件作品有兩種不同的觀看狀態,在自然光下它的色彩是完全退隱的,在黑暗中又表現為具有“時間性”的色彩肌理,并呈現出一種“隱”和“顯”之間的關系,如同一種瞬間即逝的幻覺。我一直試圖在創作中拓展觀眾對于“時間”體驗的豐富感和層次性,并讓觀眾在觀看作品時回歸到對于肉身經驗的的感知與體驗上。

    沈凌昊 光的漣漪:河流、雨水與時間 2022|光敏媒介繪畫(亞克力、光敏樹脂媒介、透明樹脂、噴漆、絲網版畫、植物)|60cm x 60cm x 10cm  x3聯幅©?藝術家 / 松美術館

    郭城:我在“云雕塑”展覽中展出的作品是我在2017年做的一個系列項目《一個被恰當重塑的過往》,項目中使用了攝影、影像、裝置和雕塑等不同的媒介手段。

    郭城 一個被恰當重塑的過往 作品展覽現場©?藝術家

    在這個項目中,我在阿姆斯特丹西北的一塊二戰后填海造出的土地上,通過挖掘-篩選-清理-回填的方式創造了一塊面積1平米穿透人類紀地層的“無人類痕跡”的土地。這個行為的挖掘深度即是在地的填海的厚度,過程中主要移除了這塊填海土壤中的兩種人造物:由二戰廢墟而來的建筑殘渣構成的表面硬化層,以及下層土壤顆粒吸附的微塑料顆粒。這個項目制造了對于人類紀地層的一個干預(intervention)。而這一平米的存在本身,也成為了一個“沒有”人類信息的時間膠囊和一個悖論。

    郭城 一個被恰當重塑的過往-The bottom of the hole(the original seabed layear is revealed)©?藝術家

    這次展覽中的另一件作品(復制品),其原作是把從土地里挖出來的建筑廢墟在地上鋪成一個圓形,并引用了馬歇爾計劃宣傳海報中的一句標語“Whatever the weather, we only reach welfare together”,將其制成霓虹燈放置于建筑殘渣之上,裝置的中心有一個隨機擺動的風向標。這個裝置作為對人類中心主義的一種批評,除了為原文中象征政治、經濟、文化氣候的“weather”添加真實環境的隱喻之外,還質疑了在當下人類世中,“We(我們)”作為自然“welfare(幸福)”決定者的合理性。

    郭城,唯有共榮,2017,建筑殘渣,霓虹燈,風向標,步進電機,直徑約200cm©?藝術家 / 松美術館

    Q:

    您認為最新的“云技術”帶給雕塑哪些新的可能性?具體表現在哪些方面?其中是否也存在著什么隱憂嗎?

    隋建國:我最早是在2008年放大自己的泥塑作品時接觸到了3D數字技術,它幫助我發現了人類觸覺的無意識,因為人的觸覺是很敏感的,人類也運用這種由手指和皮膚的敏感性創造出了種種復雜的技藝,其中既包括與雕塑相關的立體造型,也包括由機械制作出的、或現代電子技術生成的形體與概念等。數字技術也讓我從一個形而上的角度發現了觸覺本身有大量值得挖掘的東西,因為數字3D技術能把很多我們在日常生活中無意識的觸覺表現放大并呈現出來,讓你從某個看似簡單的形體中發現很多意想不到的復雜痕跡,這種創作經驗讓我對于數字技術抱有一種親近感。

    中花園-手跡5- 局部 The Garden of Data Clouds-Planting Trace#5,  隋建國 Sui Jianguo (2012-2019),  不銹鋼3D打印, 3D Printing with Stainless Steel 

    近幾年隨著元宇宙、ChatGPT等更多新技術的涌入,對人類的感官和認知方式等方面都產生了巨大的沖擊力。雖然在當下“云技術”變得越來越日?;?,迭代的速度也似乎有所緩和,但對于藝術家來說,我認為不能被動地等待數字技術的更新去填充自己的創作,也不能簡單地拒絕數字技術,而是要把它當做一種感官的延伸。對于“云技術”與藝術的關系我整體上傾向于主動的態度。

    云中花園-流星12# The Garden of Data Clouds-Meteor#12  隋建國 Sui Jianguo (2018),  PLA樹脂打印,PLA resin printing

    沈凌昊:我認為很難以現在的眼光去預設未來和談隱憂的問題,我只能從自己工作經驗當中去談,其中有理性的部分,也有相對感性的部分。

    我創作中的理性部分是在不斷延展著自己的“光學技術”,但“光學技術”并不單純指工具化的創作方式,而是一種技術化的語法,在我的創作中可能需要在某個特定的作品中用到一種特定的技術,這個技術是超越功能性的,并藉此打通各個媒介間的可能性的。如我作品中的“時間”概念就是通過光學、材料和理性的技術手段等來完成的,其最終的目的是喚醒藝術最初的靈暈,這種由技術語法而引發出的、藝術家個體的主體性表達,也是我創作中的感性部分。

    沈凌昊 光的漣漪:河流、雨水與時間 2022 展覽現場©?藝術家 / 松美術館

    郭城:關于“云技術”和“互聯網相關的技術”的隱憂和可能性,我認為現在主要集中在兩部分:

    一是算法、數字監控和數字集權的部分?,F在我們日常接觸到的網絡數據,大部分都被幾個主流平臺所掌握,如阿里系、騰訊系、百度系、蘋果等等,所有的數字身份數據也都被存儲在這些平臺中,而我們每天在網絡上進行溝通和消費等行為的過程中,數據的截取、監控和引流等也都在同時發生的,也是我們很難察覺到的。

    郭城,唯有共榮,2017,建筑殘渣,霓虹燈,風向標,步進電機,直徑約200cm©?藝術家 / 松美術館

    我認為隱憂可能來自于這種數據集權帶所來的種種后果,如現在此起彼伏的網絡熱點,輿論很容易受到影響,而當另一個熱點被推成熱搜,之前的事件又很快會被大家忘掉等等。

    從另一方面看,云技術也著更多的潛力和可能性,如果從互聯網發展的歷史來看,2000年左右中國互聯網是Web1.0博客和論壇的單向度時代,之后的論壇時代是Web2.0,到現在每個人都可以是內容創造者,可以隨意創建自己的抖音、小紅書等社交帳號,進入到所有人都可以變成自主創作的web3.0狀態,在不同的狀態中我們所面對的可能性也是不同的。

    郭城 一個被恰當重塑的過往 作品創作過程©?藝術家

    早期的網絡信息來源都是自上而下且非常單一的。在過去幾年事件里,我們會發現這樣的狀態已變成一種多接口的超鏈接狀態,通過社交媒體的超鏈接使每個個體都變成一個信息的發布者,并通過不同的社交媒體平臺產生了一種自下而上的多重信息去回應曾經單一信息渠道的可能性,而以上兩種狀態也是我目前所看到的隱憂和可能性的不同表現。

    蘇磊:我們不可能拒絕技術的革新,就像不可能組織資本要求擴散一樣。我覺得有一句話挺有意思,大意是說未來的人類可能分為兩種,一種是會使用AI的人,還有一種是不會使用AI的人,這句話也回答了對于云技術的討論,我是支持技術革新派的。

    鄭達,上傳者,燈光機械裝置,400x400x350cm,2018©?藝術家 / 松美術館

    蘇磊策展單元“智能、技術生態與體驗”展覽現場©?松美術館

    關于隱憂,我認為AI之間的對話是危險的,是難以控制的。不過每個時代都有它的隱憂,回看電視、火車剛剛出現的年代, 人們也曾恐懼和憂慮過一樣。應該是擁抱這種焦慮吧,讓自己變得更勤勞,更多地聆聽和發現新的方向。

    蘇磊策展單元“智能、技術生態與體驗”展覽現場©?松美術館

    相關新聞


    2012在线黄色直播网站_人妻丰满熟妇Aⅴ无码91_国产亚洲av免费网站_无码中文亚洲av
    <tt id="eiwys"><xmp id="eiwys"><small id="eiwys"><li id="eiwys"></li></small><small id="eiwys"><td id="eiwys"></td></small>
  • <td id="eiwys"></td>
  • <small id="eiwys"><button id="eiwys"></button></small>
  • <small id="eiwys"></small>
  • <td id="eiwys"><td id="eiwys"></td></td><td id="eiwys"><li id="eiwys"></li></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