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eiwys"><xmp id="eiwys"><small id="eiwys"><li id="eiwys"></li></small><small id="eiwys"><td id="eiwys"></td></small>
  • <td id="eiwys"></td>
  • <small id="eiwys"><button id="eiwys"></button></small>
  • <small id="eiwys"></small>
  • <td id="eiwys"><td id="eiwys"></td></td><td id="eiwys"><li id="eiwys"></li></td>
    中國專業當代藝術資訊平臺
    搜索

    聶榮慶:“隱語之書”與昆明當代美術館

    來源:99藝術網 作者:郝科 2023-08-03

    2023年7月22日,闊別故鄉已久的張曉剛,在昆明當代美術館推出了自己在家鄉的首次個展“隱語之書”,這次展覽由鞠白玉、許知遠、聶榮慶共同擔任策展人。

    在“隱語之書”中展出了張曉剛自1970年代末至今不同藝術時期的重要作品,以及部分從未展示過的早期創作,繪本、草稿,日記和圖片等。這次展覽旨在呈現張曉剛的繪畫作品和藝術家生涯與文學世界產生的互文與關聯。他的繪畫中的寓言與預言性,是和文學的相逢、確認,是和遙遠時空的人——持另外一種“語言”的他人,在文化中的不期而遇,并且緊密相連。

    從左至右:鞠白玉、聶榮慶、許知遠

    “隱語之書”展覽的名稱從何而來?作為一家植根于西南的美術館,昆明當代美術館自身的定位與獨特性是什么?……帶著以上問題我們也特別采訪了本次展覽的策展人之一昆明當代美術館館長聶榮慶先生。

    99藝術網:于7月22日在昆明當代美術館開幕的張曉剛個展,為什么命名為“隱語之書”?

    聶榮慶:這次我們想從一個文學的視角出發去為張曉剛老師做一次個人展覽,所以切入的角度和策展的方式與之前都不太一樣。

    張曉剛“隱語之書”昆明當代美術館 展覽現場 

    張曉剛 蜉蝣日記:2022年9月22日,紙上油畫、紙張拼貼,81.5 x 98cm,2022

    多年來,很多研究者和普通觀眾都注意到在張曉剛作品中所蘊含的文學性和敘事性,這種文學性也一直影響著張曉剛繪畫中形象的隱喻與象征。但在很多時候大家更多談論的是關于畫面本身的問題。其實早在上世紀80年代,張曉剛的繪畫就已經呈現出明顯的敘事性特征,但在當代藝術的發展過程中,很多的藝術家的創作觀念與手法都會堅持反敘事性。而這種與潮流保持著距離的敘事性,也恰恰構成了張曉剛創作的獨特性。

    張曉剛“隱語之書”昆明當代美術館 展覽現場 

    張曉剛,光7號,布面油畫,200x260cm,2022

    這次展覽涵蓋了張曉剛從1970年代末期考入大學之前的作品直到近年來的最新創作,敘事性也是潛藏在其中的一條隱性線索,通過充滿隱喻與象征性的敘事表達,張曉剛用繪畫的形式將自我內心中的獨特感受與氣質傳達給了觀眾。

    張曉剛作品 蜉蝣日記:2020年3月29日-閱讀者1號,紙上油畫、紙張拼貼

    而縱觀張曉剛40年的創作歷程,我們會發現觀看他的作品就像是在讀一本有充滿隱語的書,所以經過討論我們最終選擇了“隱語之書”作為本次展覽的名稱,而“隱語”所對應的恰恰是在張曉剛創作的圖像背后那些不可言說的東西,這也是他創作的獨特魅力所在。

    張曉剛“隱語之書”昆明當代美術館 展覽現場 

    張曉剛“隱語之書”昆明當代美術館 展覽現場 

    99藝術網:這次展覽共有三位策展人,身份也不盡相同,為什么會采用聯合策展的方式來策劃本次展覽?

    張曉剛,蜉蝣日記:2020年7月10日-對話,紙上油畫、紙張、雜志拼貼,2020年

    聶榮慶:因為三位策展人的身份都不太一樣,鞠白玉的工作重點主要是集中在藝術理論研究與藝術批評等方面;許知遠則更多是以公共知識分子的身份介入到文化藝術的范疇之內;而我在過去幾十年時間里跟張曉剛老師之間是一種亦師、亦友、亦兄的關系,同時又是昆明當代美術館的館長。這次張老師回到故鄉做個展,三位策展人也都會從各自不同的視角來構思展覽,并在相互溝通與調整的過程中讓展覽本身呈現出更為豐富的層次與可能性。

    張曉剛“隱語之書”昆明當代美術館 展覽現場 

    張曉剛“隱語之書”昆明當代美術館 展覽現場 

    99藝術網:昆明當代美術館曾舉辦過“蘑菇之語:萬物互聯的網絡”等從云南的地緣概念與物性符號中延展出的展覽,您如何看待云南本土的當代藝術生態與發展?

    聶榮慶:近些年來國內雨后春筍般地出現了許多美術館,我認為每一座美術館都應該具有自身獨特的氣質與鮮明的特征。昆明當代美術館雖然地處邊陲,與文化中心有一定的距離。另外一方面,昆明緊鄰東南亞,又讓這里形成了另一種國際化的視野和國際文化的交流通道。

    “在·野:云南建筑傳統研究展”現場

    所以在展覽方面,我們也會根據自身的優勢去進行策劃與推進,我們也觀察到在世界當代藝術近幾年的發展潮流中,有越來越多的藝術家開始關注自己的創作與自然環境或生態之間的關系,而依托云南本土豐富的自然資源,昆明當代美術館也可以建構出屬于自身獨特的發展方向,所以我們一直非常注重在地性的藝術創作或者是與本土自然相關聯的展覽呈現。

    “在·野:云南建筑傳統研究展”現場

    如“蘑菇之語:萬物互聯的網絡”,就是從真菌世界與藝術創作的角度,重塑人們對于生命的認知并理解物種共生及修復世界的智慧,展示出一個豐富深邃的真菌學、生態學、社會學、藝術、文學彼此交織的真菌網絡世界。

    “蘑菇之語:萬物互聯的網絡”現場

    “蘑菇之語:萬物互聯的網絡”現場

    張曉剛老師作為來自昆明的藝術家,40年后重返故土的首次個展“隱語之書”,也更多地側重于研究和呈現藝術家的文學閱讀背景下,構建的精神史與其藝術創作的重要創作的關聯性。另外我們去年舉辦的“云南建筑傳統研究展”,呈現了學者們對云南建筑傳統的遺產、人類學研究和實踐成果,以豐富的測繪圖、模型和攝影作品等,從七個板塊對云南建筑傳統進行了一次梳理,并在今年5月于華盛頓進行了特別巡回展。我們一直都在努力地做一個具有獨特在地性的當代美術館。

    張曉剛“隱語之書”昆明當代美術館 展覽現場 

    99藝術網:您認為與北京上海等中心城市相比,昆明的普通民眾對于當代藝術的接受和認知程度如何?

    聶榮慶:最初做美術館的時候我們就考慮過這個問題。昆明誕生過很多優秀的藝術家,但是整個社會對于當代藝術認知和接受氛圍不像北上廣或成都等地那么好,還是需要做很多啟蒙性的工作的,如果不做具有啟蒙性和公共教育類的工作,那么當地的藝術生態肯定得不到發展。

    “蘑菇之語:萬物互聯的網絡”現場

    在之前的六年時間里,我們更多是將國際化的視野與本土文化進行融合,并在此基礎上不斷提升展覽質量,我們的努力也逐漸得到全國各美術館同行的尊重與認可,對此我們也感到非常欣慰。

    “蘑菇之語:萬物互聯的網絡”現場

    同樣,在過去幾年里因為我們的展覽很多是與本土文化息息相關的,再加上各種公共教育活動的展開,讓很多普通的市民和學生都開始走進昆明當代美術館,很多觀眾在與我們的交流中也表示在美術館里能看到很多不一樣的東西,對很多展覽也特別有感觸。還有很多從海外留學回來的年輕人,他們會很真誠地跟我說,當他們有一天放假或畢業回到昆明時,看到自己的城市也終于有一座當代美術館了,在心理上會有一種很幸福的感覺。而我們也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為這座城市帶來一些改變,讓昆明的文化氛圍變得越來越豐富與多元。

    “在·野:云南建筑傳統研究展”現場

    “在·野:云南建筑傳統研究展”現場

    99藝術網:近年來很多美術館流行做“網紅展”和“流量展”的模式,昆明當代美術館考慮過做類似的展覽嗎?

    聶榮慶:關于“網紅展”和“流量展”,我不太認可那種只是簡單地借用美術館的場地來舉辦巡展的模式,因為這種展覽與美術館的定位和氣質并沒有什么關系。我認為“網紅”或“流量”并非是一個單一的概念,其中也應該包含著多元化的訴求與可能性。

    張曉剛“隱語之書”昆明當代美術館 展覽現場 

    2019年,昆明當代美術館曾做過一次名為“花花世界 曾孝濂”的個展。當時美術館現代簡潔的空間被真實的花草植物布置成了四季花園,與懸掛在墻上的曾孝濂的作品相互呼應,亦真亦幻。而曾孝濂先生的身份是一位中國科學院昆明植物研究所的老博物畫畫家,并不是傳統意義上“藝術圈”中的人,但今天當我們討論何謂“藝術”范疇的時候,他的藝術卻顯現了一種獨特的連接作用。這種科學與藝術連接,既有藝術學的意義,也有社會學的意義,也能讓我們思考今天的藝術在跨學科的復合范疇中繼續發展的可能性。

    “花花世界 曾孝濂”展覽現場

    作為昆明當代美術館推出的一個本土性的研究展,這個“花花世界”也很受普通觀眾的歡迎。大家都覺得曾先生的畫作很唯美,加上花園般的展陳布置,有很多人都會來現場打卡和拍照等。我們更希望結合云南本土的資源來做更多類似這樣的“網紅展”或“流量展”。

    “花花世界 曾孝濂”展覽現場

    99藝術網:身為昆明當代美術館的創始人和館長,您同時還有其他多種身份,如寫作者和收藏家等,在日常工作中您如何平衡不同身份之間的關系呢?

    聶榮慶:收藏是我的個人愛好,差不多從18歲就開始了,我的第一件藏品就是張曉剛老師在80年代早期創作的一件小幅作品。從那之后就一直在斷斷續續地收藏自己喜歡的作品,因為我覺得在我的生活中不能缺少藝術品的陪伴,收藏對于現在的我來說已經變成了一種生活習慣。

    張曉剛“隱語之書”昆明當代美術館 展覽現場 

    寫作同樣也是出于愛好,因為經常會跟很多有意思的人打交道,在接觸和聊天后又會有很多感觸,就想把自己的感觸寫出來跟大家分享。因為工作的關系,我的寫作基本都是靠擠壓一些碎片化的時間來完成的,比如在飛機上、高鐵上,或者是在工作的閑暇時段和度假中來進行寫作的。

    《護城河的顏色——20世紀80年代的昆明藝術家》封面

    我寫的文字大多與云南相關,我喜歡講述云南本土比較美好的事物,如云南的藝術家、云南的物種等等?!蹲o城河的顏色》,在我的計劃中應該是一個系列叢書,現在已經出版的是《護城河的顏色——20世紀80年代的昆明藝術家》時間的節點是截止到1989年,之后的1990年代和2000年之后,當烏托邦遠去,異托邦取而代之之后,藝術家和藝術生態又發生了哪些變化?……這些都是我想去深入挖掘的主題,但確實需要太多的時間去做相關工作后,才能真正開始,但我想我肯定還是會繼續寫下去的。

    相關新聞


    2012在线黄色直播网站_人妻丰满熟妇Aⅴ无码91_国产亚洲av免费网站_无码中文亚洲av
    <tt id="eiwys"><xmp id="eiwys"><small id="eiwys"><li id="eiwys"></li></small><small id="eiwys"><td id="eiwys"></td></small>
  • <td id="eiwys"></td>
  • <small id="eiwys"><button id="eiwys"></button></small>
  • <small id="eiwys"></small>
  • <td id="eiwys"><td id="eiwys"></td></td><td id="eiwys"><li id="eiwys"></li></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