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eiwys"><xmp id="eiwys"><small id="eiwys"><li id="eiwys"></li></small><small id="eiwys"><td id="eiwys"></td></small>
  • <td id="eiwys"></td>
  • <small id="eiwys"><button id="eiwys"></button></small>
  • <small id="eiwys"></small>
  • <td id="eiwys"><td id="eiwys"></td></td><td id="eiwys"><li id="eiwys"></li></td>
    中國專業當代藝術資訊平臺
    搜索

    【紅磚|開幕現場】“皮囊之上”,靈魂低語

    來源:99藝術網專稿 2023-08-08

    “獨立懸掛著的半透明《博格》,泛著珍珠質地若隱若現的光澤,仿佛是一個夢境的入口,連接著理想藍圖彼岸”,把我們帶入海蒂·布赫在中國的首次大型回顧展“海蒂·布赫:皮囊之上”的現場。

    開幕現場,圖片版權/ 圖片由紅磚美術館提供

    “海蒂·布赫:皮囊之上”于8月4日開幕,由閆士杰策展,閆子協助策展,呈現20世紀最重要且被主流藝術史敘事忽視的前衛藝術家海蒂·布赫(Heidi Bucher,1926-1993)藝術生涯100余件重要作品,包括重新發現和修復的影像素材,早期紙本繪畫,抽象絲綢拼貼,洛杉磯時期的可穿戴雕塑,創作高峰期對人體和建筑的“剝皮”系列。這些變革性的作品體現了布赫對人類心理與空間關系的探索,性別、社會和政治是其作品的重要議題。

    展覽現場,圖片版權/ 圖片由紅磚美術館提供

    此次展覽得到了瑞士駐華大使館、海蒂·布赫藝術家遺產、韓國藝術善載中心(Art Sonje Center)的大力支持。瑞士駐華大使白瑞誼(Jürg Burri)對瑞士藝術家海蒂·布赫的展覽能夠來到北京展出感到欣慰,“非常榮幸能夠支持由這樣一位女性去創造的展覽!她當時所處的時代,瑞士仍然是一個父權之下的國家,她在所生活的境遇中掙扎著發出聲音,去創作藝術;盡管如此(艱難),她的藝術非常了不起!”他表示,“當我們能夠有機會看到這些作品,以及這個展覽的布展及呈現方式,是如此令人震撼。”

    瑞士駐華大使白瑞誼(Jürg Burri)在“海蒂·布赫:皮囊之上”新聞發布會現場,圖片版權/ 圖片由紅磚美術館提供

    “當我成為藝術家后,我更加深刻地激賞于我母親的作品,越來越理解成為一位藝術家究竟意味著什么。”她的兒子梅奧·布赫 (Mayo Bucher)在發布會上這樣說。早在1978年,因迭戈·布赫(Indigo Bucher)在一次家庭私語中問母親, “為什么要去做藝術?”當年17歲的兒子不能理解布赫為什么要對她自己父親的書房進行剝皮,“作為她的兒子,我也會有一些非常自然的懷疑,這么做真的有意義嗎?這樣做究竟是不是真誠的?”

    “這不是一種計算。我做這些事……沒有回報,可能很危險、很傻、很愚蠢,但我必須要做!”布赫這樣回答, “我想我已經走了很長很長的路了……這很難……”

    紅磚美術館資深研究員喬納斯·斯坦普(Jonas Stampe)指出,“今天,當我們進行回顧的時候可以發現,海蒂·布赫的藝術遺產已經產生了一種非常獨特的審美遠見,影響了許多后世的藝術家。”

    從左至右:藝術家大兒子因迭戈·布赫,紅磚美術館資深研究員喬納斯·斯坦普,策展人閆士杰在“海蒂·布赫:皮囊之上”新聞發布會現場,圖片版權/ 圖片由紅磚美術館提供

    策展人閆士杰在“海蒂·布赫:皮囊之上”展覽現場導覽,圖片版權/ 圖片由紅磚美術館提供

    策展人閆士杰將布赫不斷制作的“剝皮”作品稱為“皮囊的靈魂之舞”,“皮囊”是布赫制造的一個化身?!盾|殼》是她走向自我“解放之路”的第一站,從對家宅祖屋“剝皮”開始,她試圖沖破那個時代父權的、文化規訓的禁錮;監獄“蛻殼”是她從私領域進入公領域的起點,在“癔癥研究”的精神病院解讀知識生產的權力密碼;在曾經被納粹關押婦女兒童的酒店“剝皮”以對抗歷史遺忘。布赫從私人空間逐漸進入具有集體歷史記憶的公共場域。”

    海蒂·布赫、梅奧和洛杉磯郡立藝術博物館策展人貝弗莉·埃德娜·約翰遜一起在威尼斯海灘實施《軀殼》,1971
    8 毫米無聲膠片
    2' 31"
    “海蒂·布赫:皮囊之上”展覽現場,紅磚美術館,2023

    1973年,布赫從洛杉磯回到1971年女性才剛爭取到選舉權的瑞士,與丈夫因創作理念分歧離婚后,她在蘇黎世租了一個地下無窗的冷藏室,把曾經的肉鋪變成了工作室“博格”( Borg),這個"安全"和自我發現的地方,標志著她以一個藝術家的身份開始獨立創作,而不是誰的妻子或女兒,由此開啟了她獨立“蛻變”的旅程?!恫└瘛罚?976)是海蒂·布赫第一件“剝皮”作品。

    海蒂·布赫,《博格》,1976
    乳膠、織物、珍珠母顏料和竹子
    230 x 350 x 100 cm
    “海蒂·布赫:皮囊之上”展覽現場,紅磚美術館,2023

    “空間是殼,是皮膚。一層一層剝下來,丟棄它:壓抑的、被忽視的、浪費的、失去的、沉沒的、扁平的、荒涼的、顛倒的、稀釋的、被遺忘的、被迫害的、受到傷害的。”

    策展助理閆子將漂浮著的《賓斯旺格醫生的診室》形容為“靈魂一樣的軀殼,像是一種懺悔,又像是一種儀式,為無數在此受迫害的女性哀悼紀念,把這里的記憶揭露和展示出來,也將它們從過去的束縛中解放出來......”布赫的低吟在上空回蕩,將此次展覽推向最高潮。

    海蒂·布赫,《賓斯旺格醫生的診室》(貝爾維尤療養院,克羅伊茨林根),1988
    紗布、魚膠和乳膠
    360 x 525 x 525 cm
    “海蒂·布赫:皮囊之上”紅磚美術館展覽現場,2023

    海蒂·布赫,《小門》(貝爾維尤療養院,克羅伊茨林根),1988
    紗布、魚膠和乳膠
    340 x 455 cm
    “海蒂·布赫:皮囊之上”紅磚美術館展覽現場,2023

    展覽的終章,我們來到布赫于1992年在蘭薩羅特島完成的她生命最后的杰作《生死》;對面《飛翔的房屋之皮》(1981)飄向遠方,正如布赫自己所說:“它必須飛!必須離開,遠離現實。”現實是什么?“1973年遠離了美國前衛藝術的中心舞臺回到故土的布赫,雖然在觀念與意識上一直處于時代先鋒,但身處瑞士保守、復雜的社會環境,陷入歷史與現實夾縫中的布赫獨立抗爭著。”

    海蒂·布赫,《生命與死亡》,1992
    帶門和架子的樹干,2 個裝滿熔巖灰的棉袋。
    100 x 48 x 46 cm
    “海蒂·布赫:皮囊之上”紅磚美術館展覽現場,2023

    在閆士杰看來,布赫在生命最后十年尋找到了位于大西洋上的蘭薩羅特島,這個充滿詩意的、荒涼的火山島被她稱為“令人沉醉的源泉和對原始與自然的信仰”。“她找到了人類最初的狀態,沒有水、電,沒有社會建構、權力、政治、性別分類;她終于可以以“人”的視角來觀察感悟世界。她往返于兩個不同的空間場域達10年之久,從而促成了靈魂之舞的最高潮章節。”

    海蒂·布赫,《床》,1975
    織物、乳膠和珍珠母顏料
    220 x 160 x 2 cm
    “海蒂·布赫:皮囊之上”展覽現場,紅磚美術館,2023

    “蘭薩羅特島是她遠離塵世療傷的地方嗎?還是她過濾凡世沉渣的自我冥想之地?在生命的最后時刻,她又向誰寄出了關于生死的郵件?”

    海蒂·布赫,《鑲木蜻蜓的孵化》,1983
    織物、乳膠和珍珠母顏料
    142 x 58 x 6 cm
    “海蒂·布赫:皮囊之上”紅磚美術館展覽現場,2023

    相關新聞


    2012在线黄色直播网站_人妻丰满熟妇Aⅴ无码91_国产亚洲av免费网站_无码中文亚洲av
    <tt id="eiwys"><xmp id="eiwys"><small id="eiwys"><li id="eiwys"></li></small><small id="eiwys"><td id="eiwys"></td></small>
  • <td id="eiwys"></td>
  • <small id="eiwys"><button id="eiwys"></button></small>
  • <small id="eiwys"></small>
  • <td id="eiwys"><td id="eiwys"></td></td><td id="eiwys"><li id="eiwys"></li></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