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eiwys"><xmp id="eiwys"><small id="eiwys"><li id="eiwys"></li></small><small id="eiwys"><td id="eiwys"></td></small>
  • <td id="eiwys"></td>
  • <small id="eiwys"><button id="eiwys"></button></small>
  • <small id="eiwys"></small>
  • <td id="eiwys"><td id="eiwys"></td></td><td id="eiwys"><li id="eiwys"></li></td>
    中國專業當代藝術資訊平臺
    搜索

    威雙觀察:當把南半球的現代主義與西方并置,也就失去了其意義

    來源:99藝術網 作者:趙立東 2024-04-24

    在本屆威尼斯雙年展,你不僅可以看到多元的藝術,還可以學到歷史知識,后者,并不是參展者的有意所為。

    克萊爾·方舟(Claire Fontaine) 裝置作品 Foreigners Everzwhere

    雙年展以Foreigners Everywhere 為題,中文譯為“處處都是外人”。簡單來說,在這里,外人主要是有移民背景的,自學成才的或是酷兒藝術家??赐暾麄€主題展,你會發現,其實“外人”還有另一層深意,它不具體指向某個群體,而是代表缺失話語權的他者——非西方。

    眾所周知,是西方人開創了現代主義,也是他們制定了現代主義的歷史,非西方之外的現代主義并不在這個歷史之內。 “讓西方償還歷史的債務” ,是本屆威尼斯雙年展策展人阿德亞諾·斐多沙(Adriano Pedrosa)的一個目標。他來自南半球,是雙年展史上第一位來自拉丁美洲的策展人。他認為來自南半球的現代主義作品有著自己的特點,完全可以和西方的相媲美。在主題展中,他邀請了331位藝術家,他們基本上都是來自南半球。

    本屆威雙主題展現場

    在全球的語境下,我們應該如何理解和對待西方之外的現代主義? 之所以要提出這個問題,是因為我們在談及非西方現代主義的時候,它有一個參照的對象,那就是西方的現代主義。相反,西方的現代主義卻是獨立的,它產生于拋舊創新的觀念下 。南半球的現代主義,當然有自己意義,如果僅僅把它跟西方的現代主義假設在同一位置,顯然是有問題的,它需要一個新的理論。策展人斐多沙顯然忽略了這一部分,因此, 他沒有給出觀者一種以新的眼光看待這些作品的可能性。

    威尼斯雙年展,自1895年舉辦以來,今年已是第60屆。它每兩年舉辦一次,聚焦于國際藝術論壇最尖銳的問題上,同時,也預示著當代藝術的發展趨勢。今年的參展國家有80多個。最近幾年,歐洲并不太平,先有俄烏沖突,后來又有以色列和哈馬斯以及伊朗的戰爭。這些因素也在影響著藝術家的創作。

    本屆威雙以色列館外

    展覽開幕前期,以色列藝術家Ruth Patir決定以色列館不對外開放。 她在透明的玻璃墻上,貼了一張海報,以表示自己的態度: 除非戰爭停止,被抓的猶太人被釋放,否則,他們不會開門。 幾個警察時時刻刻地守在猶太館旁邊,生怕突然發生什么不測的事情,比如隨時有可能會有激進主義者過來鬧事。自今年2月份,已經有2萬多人在公開信上簽名,呼吁把以色列排除在雙年展之外,那些簽名者中,著名的藝術家不在少數。

    BUMBUMBUMBUM…,TUTUTUDUTZz…,波蘭館里不時地傳出這類的聲音,這是俄烏沖突爆發后,烏克蘭難民對武器的描述。為了可以在戰爭中存活下去,他們學會了如何辨別這些不同的聲音,以及判斷它們的位置。在對聲音進行描述的中途,他們邀請觀眾跟著朗讀,以喚起人們對戰爭的關注。

    天鵝湖排練,2024 圖片: Markus Krottendorfer

    有戰爭的地方就有難民。不遠處,在 奧地利館 ,一個年輕的舞者在表演著《天鵝湖》舞曲,舞者名叫奧克薩娜謝·爾蓋耶娃(Oksana Serheieva),是一位來自烏克蘭的難民。這個作品是她受難民藝術家安娜·杰莫拉瓦(Anna Jermolaewa)邀請一起做的。在蘇聯政治動蕩時期,柴可夫斯基著名的芭蕾舞劇被緊緊地跟政治連在一起。如果國家元首去世,電視上會一直播放這個舞曲,以此表示哀悼。有時會連續播放好幾天。

    這就是本屆雙年展的一個方面, 表面看似平靜,底層卻潛伏著很多不和諧的東西。 在俄羅斯館里,辦展的不是俄羅斯,而是玻利維亞。 設在外圍展的伊朗館,在沒有任何提示和說明的情況下,把大門關地緊緊的。

    與這種冷清形成鮮明的對比,不少國家館里人滿為患,觀眾需要分批進入。比如德國館,法國館和意大利館等。德國把問題焦距在自己國家的移民問題以及自己因為歷史而需要承擔的責任上。

    哈桑·艾貢的遺物

    雅伊爾·巴爾塔納的作品 Light to the Nations

    20世紀60年代,有一個叫哈桑·艾貢(Hasan Aygün)的土耳其人,為了離開自己貧窮的家鄉,到西德去做客籍工人,在石棉廠工作了30年后因工作而得病去世。他只是那個年代去德國謀生的很多土耳其人中的一個。在本屆雙年展上,他的后代,德國編劇家 埃爾桑·蒙德塔格(Ersan Mondtag) ,代表德國把哈桑·艾貢的肖像呈現給了世界。

    在德國館入口的第一空間,是一個正在運轉的飛船,這是猶太藝術家 雅伊爾·巴爾塔納(Yael Bartana) 的作品。在她在作品中,把思辨神學與猶太教神秘的卡巴拉教義相結合,把飛船變成救贖的媒介。在故意根據希特勒的審美(追求宏偉、震撼、堅固)而改造的德國館里,現實和歷史的對抗感顯的尤為強烈。

    本屆威雙朱利安·克魯澤作品展覽

    對面的 法國館 ,是另一種景象。從海洋撿來的不知被海水沖刷多久的殘余物,經過藝術之手處理后,與紡織品一起作成雕塑被呈現在空間里。一側的墻面上不停地播放著海底的世界,可以看到,經常會有垃圾之類的東西飄過;詩歌般的音樂把現場所有的元素都串聯在一起,整個展覽像是一個奇幻的超現實作品。代表法國參展的是法國籍藝術家 朱利安·克魯澤(Julien Creuzet) ,他來自法國前殖民地——馬提尼克島(Martinique)。他以充滿詩意作品,表達他自己的散居經歷,以及他與祖居地馬提尼克島的關系;他的作品也講述了奴隸制的歷史、跨大西洋的非洲移民社群以及殖民國家的暴力。當我們看到法國文化部向他提出的 “將加勒比的想象力帶到威尼斯雙年展” 口號時,會發現,其實殖民思想隨時都在,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的。

    本屆威雙美國館外

    Jeffrey Gibson 作品

    在今年的威尼斯雙年展上,很多國家都在關注少數群體,因為這是一種趨勢,也是本屆雙年展主題的意求。

    美國館這次把機會給了印第安原住藝術家 杰弗里·吉布森(Jeffrey Gibson) 。他用鮮艷的顏色、炫麗的圖案給予美國館一個全新的面貌。

    本屆威雙阿奇·摩爾裝置作品
    圖片由澳大利亞館提供

    同樣,澳大利亞館也把這次機會給到了他們的原住民藝術家 阿奇·摩爾(Archie Moore) 。摩爾在裝置作品中,以自己的家族為基礎,用粉筆在展館的墻壁和天花板上繪制了一個龐大的澳大利亞原住民家譜。 憑借這個項目,澳大利亞館也獲得了本屆威雙最佳國家館。 評委會稱贊該作品“具有強烈的美感、抒情深度,喚起了人們對不為人知的過去的共同失落感”。

    回頭再想想本屆雙年展,我想可以以藝術家阿奇·摩爾在頒獎時講的一段話作為結尾,他說:“我們共同承擔著對所有生物的責任——現在和未來。人類——無論屬于哪個民族或部落——總是不可避免地聯系在一起,必須共享地球。”

    是的,只有這樣,我們才可以消除歧視、仇恨和壓迫。“處處都是外人”,提示我們,人人都要有包容之心。

    英國館展覽 Listening All Night To The Rain,圖片由英國館提供。

    巴西館展覽,圖片由巴西館提供

    希臘館展覽,圖片:Yorgos Kyvernitis

    日本館Yuko Mohri個展

    西班牙館 Sandra Gamarra展覽Pinacoteca migrante

    西班牙館展覽 Due qui / To Hear

    威尼斯雙年展 Foreigners Everywhere 主題展

    相關新聞


    2012在线黄色直播网站_人妻丰满熟妇Aⅴ无码91_国产亚洲av免费网站_无码中文亚洲av
    <tt id="eiwys"><xmp id="eiwys"><small id="eiwys"><li id="eiwys"></li></small><small id="eiwys"><td id="eiwys"></td></small>
  • <td id="eiwys"></td>
  • <small id="eiwys"><button id="eiwys"></button></small>
  • <small id="eiwys"></small>
  • <td id="eiwys"><td id="eiwys"></td></td><td id="eiwys"><li id="eiwys"></li></td>